遭遇差评,就像被人指着鼻子说:“你的孩子真丑啊!”让人难以接受。教学改进能否止于差评?面对学生吐槽,教师应如何积极回应?

 

奥巴马政府发布政令要求“推动优秀教师在全国各地区均衡分布”。但是,何以谓之优秀教师?这连奥巴马政府都无法给出定论。“优秀教师”素来是人们口中的谈资,对于优秀的标准,每个人心中自有一杆秤。《美国教育周刊》(Education Week )指出,奥巴马政府将“优秀”的评价标准集中于“投入”上,例如教师的工作时限、获取的资格认证等方面,而不是考虑教学“产出”,或者说教师对学生成就的取得产生了哪些影响。

与奥巴马政府相对的是将学生学习成果与教师评价捆绑的美国密苏里州。如果获得足够的支持,该州将可能成为美国首个从州宪法角度确立以成果评价教学的州。然而,无论是奥巴马政府,抑或是密苏里州,都忽略了过程监测对于教评的重要意义。

实际上,对于投入或者产出的评价,都是对教师或教学条件的客观评价,与之相比,针对教学过程的学生评价更注重教学体验和人的作用,正因为此,其结果存在不可预期性,公布不同学生群体参与教评的结果,对授课教师而言,是一项极大的心理挑战。身为教师,他们也无法预知献给自己的是芳香满溢的鲜花,还是无尽的“臭鸡蛋”。

 

差评的烦恼

在美国某大型州立大学执教的彼得·扬森(Peter Jansson)近期烦闷不已。自2013 年秋就职高校开始教评以来,既像考核又像开奖的教评过程让他如坐针毡。2013年这场看似天注定的评估结果最终以各方面被评优告终,这样的结果甚至让他有些沾沾自喜,所以,当2014 年的评教结果公布时,信心满满的他瞬间跌落谷底。实际上,自从教授微积分II 开始,他便秉承了微积分I 的教学方式,但学生对此貌似并不买账。“胡子太长”“答案晦涩难懂”“回差评的烦恼答问题时含糊不清”“衣着邋遢”“根本没有回答问题”“口齿不清”,这样出乎意料的评论让彼得难堪至极。他不解的是,同一所大学,同样的教学模式和课堂策略,布置的作业量也相对稳定,但得到的评价迥异,为何?这是否意味着他与优秀教师渐行渐远?

不解之余,他将自己的疑虑发到了网上,得到了许多同为教师的网友反馈。其中一名网友回复如下:

试想一下,两名扑克玩家分别进行了两场比赛,在各自的第一回合中,A 玩家赢了$1200B 玩家输了$800。在各自的第二回合中,A 玩家又赢了$1200,但是B 玩家输了$1100。这是否就能说明A 的技术优于B 呢?

许多人凭直觉认为A 优于B,但确实如此吗?即使是在比赛中A B 直接对阵,即使A 连续2 次胜于B,也不能断然说出A 优于B。客观存在的各方面限制,包括运气在内的其他因素,都将对比赛结果产生影响。正如内特·希尔(Nate Silver)在《信号与噪音》(The Signal and the Noise )所写:我每年能见证每个玩家全身心投入比赛并取得胜利,但仍然不知道他们谁是好的扑克玩家。

教评同理。以相同教学方法授课的彼得应该了解,面对不同的学生群体和学生主观且不同的评价标准,教学评价的结果存在差异在情理之中,来自学生的针对教学过程的评价并非是判定教师好坏的决定性因素,而是教学改进的参考标准。并且,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教授帕梅拉·斯托克(Pamela Gravestock)认为,学生对教学评价的意义可大可小,可轻可重。她指出,学生确实能提供教学反馈,但并非所有信息都积极有效。例如,教学评价中让学生对教师某个专业领域掌握的知识进行评价,但是对于新入校的本科一年级新生而言,他们并不了解这个老师是否知识渊博,更适合用于同行评价中的这道问题意义显然不太大。但是,学生对自己的课程学习体验拥有绝对发言权。

版权所有 武汉警官职业学院
鄂ICP备13005057号-1
地址:武汉市东西湖区吴家山街东吴大道特1号